本期主题:乡村人居环境

当今社会,乡村发展、村庄规划和建设、三生空间生态格局日益受到关注。乡村振兴不仅仅是经济发展问题,更是一个涉及社会、文化、生态等多方面的综合性议题。流域地理分区、乡村人居环境与空间治理、大都市边缘地区乡村空间转型和农村土地开发困境等问题是当前乡村发展面临的挑战,破解发展不平衡、寻找矛盾突出问题的解决方案是当今乡村规划与建设领域研究的当务之急。本期收录的8篇文章,多维度探讨了乡村空间转型、不平衡的人地关系、乡村规划与治理等问题。

乡村建设和治理矛盾突出的问题之一是城乡一体化进程中的不平衡发展,地处大都市边缘地区的乡村由于其特殊的区位,显著的城乡过渡性、边界不稳定性和动态变化性等特征,逐渐成为政策制度、资金等要素交织影响作用的空间场域,空间异化明显。由此引发了一系列人地关系矛盾,如何解决土地资源的合理利用与乡村空间的有序发展?在地逻辑和空间转型,尤其是大都市边缘地区乡村空间如何转型?本期论文的研究对象包涵了北京、西安、杭州、长株潭,探讨了大都市区乡镇群落聚合模式、城郊乡村聚落的功能转型与形态演化、生态耦合等问题。曾鹏等以乡镇群落为基本单元配置公共服务要素和产业发展要素,提出“群落化发展”是大都市区统筹要素布局、发挥集群优势、融合城乡发展的重要路径。解析乡镇群落的空间层级与聚合机制,建立“地域分工”与“空间集群”的双重聚合逻辑,形成“特色功能类型聚合”与“近域空间范围聚合”的乡镇群落聚合发展研究技术路线;段德罡等通过空间转型的特征及作用机理的研究,基于乡村空间生产的协调、可持续,提出在城市消费需求的驱使下政府、市场等多元主体共同推动了空间价值的提升、社会网络的“业缘化”和文化构成的重塑。关注资本的增殖行为对乡村空间功能结构、社会关系网络、文化构成等方面的影响,并注重发挥权力主体在要素配置、监督管理方面的职能,以营造公正公平的空间生产格局。贺勇等以多村落 500m 尺度样本的差异化形态的定性分析,探讨乡村功能转型与形态演化动态耦合关系,探讨经济发达地区城郊乡村聚落多功能转型的实现路径。

乡村建设和治理难点问题之一是不平衡的人地关系和更精准的生态系统统筹。土地资源的合理利用与乡村空间的有序发展成为重中之重。顺应国土空间规划中对“三生空间”协调发展的要求,乡村作为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的耦合体,需要在不同尺度上解决乡村生态规划设计不同层面的问题,朱玲等基于多尺度嵌套下各尺度生态分析的侧重点,提出的多尺度嵌套研究方法对在地发展的乡村景观规划,提供符合地理生态结构优化的策略和路径。

除了自然环境和地理逻辑,人口、经济、文化等因素也会影响乡村人居环境的发展和生存条件。多元主体利益冲突与协调困境、组织模式提升乡村治理,以确保乡村人居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和居民的生活质量。谭少华等研究的农村土地开发困境与路径优化研究解析政府主导、市场主导、村集体主导三种村庄土地开发路径的开发过程与驱动机制;黄馨等针对陕西省县域乡村人居空间演化特征与类型的研究,探讨了乡村人居空间的精明收缩路径;张沛等基于IPA分析法的村庄环境建设对农户满意度问题的研究,以期为人居环境建设与乡村振兴工作提供指引;汪洋等通过对近20年山地乡村人居环境研究文献的梳理分析,从山地人居环境科学的内在要求出发,探讨了以村为基本单元的人居环境区划空间治理模式,设计了山地村庄空间治理的基本内容与优化框架。这些研究可以为现代乡村的发展提供重要的借鉴和启示,为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

乡村地区的建筑和环境与城市有很大的不同,我们也需要注意避免过度设计和对不当研究方法的过度解读等问题,不能套用城市的解决方案和研究方法,应该注重可持续发展和资源利用,保护和维护乡村的特色和风貌,多元主体农民参与。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出更好的乡村人居环境,保护好乡村的自然资源和人文景观,同时促进乡村经济的发展,提升农民的生活水平和幸福感,避免城市化的设计。

农耕文明的生活智慧和生态智慧源远流长,古代农村选址对地形、气候、土壤、水源等自然因素的理解和运用,农民们在生产过程中对土地的保护方法,遵循自然规律,以确保土地的肥沃和生态平衡。对传统文化和生态智慧的尊重和理解,让乡村人居环境更加宜居,符合人们的需求和期望,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特邀主编:朱 玲天津大学建筑学院 教授